晚来思君,唯望君安

国庆节假期单位不放假,正常上班。幼儿园放假以后,孩子在家没人照顾,就带着来单位跟姑姑和阿姨们玩了。看着孩子在大厅跑来跑去,想起小时候跟着老父亲去他们单位的大厅上班的事情,那时候老父亲也就30来岁吧,为了哄我玩,让我给他拔白头发,那时候我就开始想办法造假,把椅子上的羊毛毯上的毛拽下来冒充白头发,就为了换几毛钱。
小时候在大院里的印象就剩下武峰家门口的金桔,还有大院的葡萄架上的葡萄,夏天就眼巴巴的在葡萄架下面看着父亲给我摘葡萄。
转眼半生已过,如今我带着孩子上班,往事如烟,岁月如流水。

承蒙你的不弃,常常梦里相遇。但世界就是这么不尽人意,梦醒即别离。
摆烂,冷漠,忽忽……似乎成了口头禅。其实我真不是,只是爱无力。
我只想努力做好一个父亲。
谢谢你温暖了我的梦。

继续阅读

中秋节跟父亲回家上坟,返程的时候随手拍了这么一张云。
老家的空气是清新的,人是年老的。

继续阅读